首页香港脉搏健康人生
港股强化版MQ
冯华添、卢楚仁

冯华添、卢楚仁

冯华添,人称金牌教练,长跑界无人不识。 卢楚仁,添哥第一批徒弟。

3年后再踏足海外马拉松!伦敦比疫情前更兴旺!

2022-10-12 08:21
0A+A-

  过去两周,笔者离港出外打了一个转,了解疫情对现时世界各国有何不同的影响。

  笔者于10月2日顺利完成2022伦敦马拉松比赛,这是笔者第二轮世界六大马拉松比赛的第四场,虽然过程有少少波折,但完成时间也比预期好,感恩!

  今次是笔者自2019年11月完成纽约马拉松后,三年来再度踏足海外马拉松比赛,也是笔者三年来第一次乘搭飞机出外,今次感受,真的感慨良多!

  笔者在伦敦停留了五日,感受到伦敦和中国香港有很多不同之处,先看看出入境情况。笔者因三年未曾外游,于离港当晚刻意提早约三个多小时到达中国香港机场办理离境手续,到达时发现机场人影稀疏,但在笔者乘搭的航班柜枱却大排长龙,用了接近两小时才能完成手续。原因并非手续繁复,而是航空公司人手不足,未能开更多柜台迎合这一班爆满航班的乘客出境要求。因为这班航班,有很多乘客是到伦敦参加马拉松比赛的跑手,就以笔者认识的乘客,已经超过二十位。



中国香港机场办理出境手续的长龙,当时只有笔者乘搭这班机需要排长龙,因有些柜位没有工作人员当值。(图片由作者提供)


  翌日到达伦敦机场,落机不久便被工作人员要求排队,由于疫症之前曾经两次到访伦敦,当年要走一段比较长的距离才排队入境,所以向工作人员查询自己是否排错队,得到答复是入境排队是这一条龙。原来伦敦机场出入境好繁忙,世界各地很多人去伦敦旅游,打蛇饼排长龙,当年未试过排队入境见不到龙头,也未试过超过半个钟,今次要排大约两小时才能入境。排到龙头时见到所有柜位全开,而笔者今次入境时也只被问了两句,包括:你来伦敦旅游吗?再问:停留多久?就只有问两个问题便放行,完成入境手续,离开机场。同样排队约两小时办手续,但中国香港和伦敦情况却完全不同。



下机后立即要排队等候办入境手续,先在现有通道打蛇饼,之后再到对面通道5,打蛇饼,然后才会在中间位置3,这才是伦敦机场入境打蛇饼的最后段,仍然未清楚见到入境柜台。(图片由作者提供)


  由于入境伦敦时大排长龙,所以笔者离开伦敦当日也刻意提早到达机场,笔者乘搭回港的航空公司柜台不用排队,只需出示已经填交健康申报表后得到的绿码,另外要提供于24小时内快测阴性结果的检测棒照片,再加手机内已经有打齐防疫针的注射记录,因资料齐全,很快便完成柜台手续。后来却在离境安检时大排长龙,因有很多不同国家游客离境,在这里排了约45分钟才完成出境手续。

  翌日到达中国香港机场,下机不久便被工作人员要求排队进行核酸检测,但因当时只有一班航机抵港,流程很快,只需几分钟便完成检测,再用身份证经e道入境,然后等候领取行李,不需十多分钟便已领取行李登上机铁。现在翻查当日与家人的WhatsApp,由航班到达中国香港着地一刻,直至乘搭机铁回家,不需四十分钟,这可能是返回中国香港入境最快的一次,还包括要做核酸检测呢。

  以上出入境的情况,显示中国香港与伦敦处于两极,伦敦比疫情前更兴旺,中国香港则冷冷清清。

  伦敦除了机场人多外,市中心也人头涌涌,在繁忙的街道上,好难找到一个戴口罩的人。这几天笔者也不期然地入乡随俗,不戴口罩,就好似我们在运动场内跑步时一样,运动不需要戴口罩。笔者在伦敦五天生活如常,搭巴士、坐地铁、逛街拍照、参观名胜古迹、到唐人街饮茶,可谓生活在自由自在当中。笔者由出发到伦敦,直至今天合共十四天,每天也做快速测试,全部显示阴性。回港后,在社区检测中心做了三次核酸检测,包括在机场的核酸检测,总共四次,全部结果都是阴性,感谢主!



伦敦市中心人头涌涌。(图片由作者提供)



伦敦市中心人头涌涌。(图片由作者提供)



笔者于市中心四处游览。(图片由作者提供)


  笔者若以中国香港与伦敦作为比较,中国香港落后了很多年,与世界脱节、与经济脱钩,若不急起直追,距离将会愈来愈远。

  笔者今次可谓好运,吃准了港府放宽防疫政策,回港后这三天检疫很方便,甚至可以上班,相信现时检疫的措施,中国香港人会接受,所以笔者立即着手为未来一年定下目标,开办世界国地马拉松比赛团。第一团11月27日的富士山马拉松比赛团已经成团,跟着会是东京、耶路撒冷、波士顿、伦敦、黄金海岸、柏林、芝加哥、纽约及雅典,当然还有笔者家乡的汕头马拉松。



伦敦马拉松比赛,四个起跑点中,红色起跑区等候情况。(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未来两年,笔者仍会以办世界六大马拉松比赛团为主,方便有意完成六大的跑手。虽然无论跑手完成多少轮世界六大马拉松,也只当作一位计算,但笔者仍希望能够身体力行,自己尽量参与六大马拉松比赛,鼓励更多中国香港跑手,完成世界六大马拉松,令中国香港晋身全球最多跑手完成世界六大马拉松的头十名,完成笔者的终极愿望。这是笔者于2016年提出的目标,当年中国香港只有十二位跑手完成,现在超过二百位,当年中国香港排在全球第二十位,现在排在第十二位左右,我们仍需努力啊!

  目标尚未成功,跑手仍需努力!

  行船争解缆,马拉松比赛团我办先!

  快人一步,理想达到!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渣打马拉松明年2月开跑!闭环方式举行还有吸引力?
下一篇赛前最后一周冲刺!为何摄取碳水化合物要先减后加?
评论
我来说两句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