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健康人生
港股强化版MQ
梁若芊

梁若芊

临床心理学家

临床心理学硕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学会院士。事业的第一个十年在香港惩教署及加拿大的联邦监狱任职临床心理学家。第二个十年在青山医院门诊部工作及推动小区心理健康教育。第三个十年在大学里主理辅导和心理培育之责。
曾任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主席。现为亚洲创伤心理研究学会副会长。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经活跃于跨媒体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专业兴趣包括抑郁症、心理困扰、爱情心理、灾难创伤心理、多元化融合社会等。

虚幻的“希望”只是心灵鸦片,怎样才算真正积极正面?

2021-10-14 11:35
0A+A-

   患末期癌症的某甲不断说:“我会打败癌魔的,我会复原的。有信心有希望就可以发挥到我的小宇宙,可以有奇迹!”


   另一位患末期癌症的某乙说:“我会努力去配合治疗,保持心境平静,好好珍惜每一天。不需要想得太远,面对每一天的挑战和幸福,就于愿足矣。”


   他们两位的将来都可能是一样的不敌癌魔,但是他们正好代表两种不同的“希望”心理状态。


   某甲的是最典型最多人以为“希望”和积极乐观。很多人以为不断重复这种正面讯息似乎可以带来动力,减低自怨自艾自怜。所以,这就是亲朋戚友最爱用的劝勉手法和给力行动。


   然而,这种只要努力前景就会美好的论述好比鸦片,是麻醉人心的美言,却是否定了残酷的现实和不能改变的事实。停留在此状态,只会是自欺欺人,在午夜梦回之时,当事人仍是要独自去面对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而且它会令当事人噤声,不敢向身边人坦然承认自己的痛苦,只会努力去扮作一切安好以令旁人安心放心。


   某乙的策略是比较真正的“希望”心理。在正向心理学概念中,“希望”是目标导向的思考模式(goal-directed thinking),它不是虚幻的保持“正面”,而是定下一个合乎实情的目标,然后以相应的行为行动去配合。


   所以,某乙注重的不是打退癌症,而是要让自己实际地生活,更重要的是他不单有实际的思想目标,而是有适当的行动。于是,这种表面上看来不太乐观正面的模式,反而是最积极正面的态度。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求助不代表你软弱? 明白“软弱”的价值才能对抗它!
评论
我来说两句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