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财金博客
港股强化版MQ
熊丽萍

熊丽萍

资深财经评论员

从事经济及证券研究工作逾20年,曾任亚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汇业财经集团证券部主管及万胜证券研究部主管。一直专注于中港经济及港股分析,对中国经济政策及中资类股份尤有研究,并经常在报章、电台及电视对港股作分析评论。在加入资产管理及证券行业之前,曾从事财经新闻编采工作。为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及非洲学院经济学硕士,伦敦大学学院(UCL)经济学研究院文凭。

楼价跌年轻人易上车?政府勿“好心做坏事”

2024-02-02 13:00
1A+A-

  金管局周三(1月31日)公布去年第四季负资产宗数、涉及金额及占未偿还贷款总额比率,均较第三季为高,其中负资产住宅按揭个案达25163宗,较截至9月底的第三季增加1.6倍,也是2003年第二季以来新高。受高息及政经局势不明朗影响,需求疲弱而潜在供应增加,为楼价调整添压力,可以预期负资产个案将进一步增加。

  根据差饷物业估价处私人住宅楼价指数显示,住宅楼价过去两年已下跌逾两成(个别二手市场楼价则因为卖家急于套现而有三至四成跌幅),发展商推售新盘态度审慎,楼价跟贴二手市场,未有进一步拖低整体住宅价格。但上述数字确令市场感到不安,担心政府错判楼价下跌对整体经济的影响,令楼价跌势突然转急。

  截至目前为止,政府官员对目前楼市调整似仍然很安心,因为负资产宗数远低于2003年第二季的高位(当时达10.56万宗),而金管局认为目前负资产个案增加,主要涉及银行职员的住宅按揭贷款,而这些贷款的按揭成数一般较高。负资产宗数占全部按揭市场宗数4.29%,第四季拖欠三个月以上的负资产住宅按揭贷款比率只有0.03%,金管局从银行风险角度看,认为这些数据对银行业务的风险仍可控。

  但从另一角度看,楼价下跌造成的财富效应及心理影响亦须关注,尤其是目前楼市、股市及消费疲弱,对整体经济亦持续有影响。不过,笔者更关注是发展局局长何永贤早前表示,目前楼价仍处于一般市民难以负担的水平,尤其要照顾年轻人及年轻家庭的置业需求。究竟局长所说年轻人可以置业的合理楼价水平是多少?令市场对楼价的睇法更感模糊,而本港楼价政策是以年轻人及年轻家庭的入场能力作标准,还是以整体经济作衡量?其实,年轻人的就业及置业能力,亦与经济环境息息相关,若政府只希望以协助年轻人上车作考虑,错判经济及楼市潜在风险的机率实不容忽视,协助年轻人上车可能是“好心做坏事”。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中央刺激政策需有后续,中特估股份承接较佳
评论
我来说两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