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理财/管理
港股强化版MQ
张少威

张少威

香港知名时事评论员,前驻美记者。

西欧小国的特色:领导人作风亲民

2024-07-10 09:58
1A+A-

   近日在社交媒体上流传一段视频,荷兰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吕特(Mark Rutte),7月2日卸任后骑单车离开首相府(https://m.bjnews.com.cn/detail/1719999926129785.html),很多人对此感到意外,国家领导人出门没有专车接送,而且也没有警卫贴身保护?这是不是在作秀?但在荷兰人看来,这一幕并不令人惊奇,因为吕特一向喜欢骑单车上班,并非为塑造亲民形象而作秀。首相骑单车上街,与荷兰特殊的社会环境有关。


   在荷兰,骑单车是全民“集体活动”,从小学生到王室成员,几乎人人都喜欢骑单车。据媒体报道,1700万人口的荷兰有2000多万辆单车,而且因为荷兰属于低地国家,地面平坦,都市设计很照顾骑单车的人,专门设有单车道,旨在减少甚至避免出现单车与机动车争道的不安全情况,这促进了单车这种环保交通工具的流行。另一方面,荷兰社会治安比较好,领导人面临的安全风险较小,因此首相才可能每天骑单车上下班。看这段视频让我联想到一些往事,特别是西欧、北欧践行“社会福利主义制度”的小国,其社会环境与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存在巨大分别。


7月2日卸任的吕特,为荷兰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AP)


社会安全网保障全面,国家领导人作风亲民


   与荷兰相似的丹麦、瑞典等国,都有比较全面的社会安全网,人们安居乐业,贫富差距没有美国、英国、法国那样悬殊,即使收入较低的人也能过上相对体面的生活。民众受教育程度较高,守法意识较强,治安相对较好。1985年9月,我曾作为中国新闻代表团的英语翻译访问过北欧的芬兰、丹麦、挪威、瑞典等国,这四个国家都是富裕的小国,民众安居乐业,其中以瑞典最为典型。我们当时参观了瑞典的电讯设备制造商爱立信,还获得瑞典首相帕尔梅(Olof Palme)接见。


   在首相办公室,帕尔梅与代表团成员进行了简短交谈并合影留念,这是我第一次与外国领导人交谈,所以事前还有点紧张。但帕尔梅平易近人的作风、温和的语调,让我们感觉非常亲切,就像是朋友间聊天,于是主客双方很礼貌地就国际问题交换了看法。帕尔梅当时是国际知名的左翼进步派领导人,他曾公开反对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和苏联武装入侵阿富汗。执政期间,他坚持不结盟政策和瑞典的武装中立国策,成为国际舞台上备受尊敬的政治领袖。他知识丰富,有法律背景,能讲流利的英语和德语。让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他办公室书架上摆了一套微型世界名著,每本书大约与一盒香烟的体积差不多。那套丛书包括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和狄更斯的《双城记》等许多不朽作品,小巧华丽,装帧精细,是少见的装饰品。


瑞典前首相帕尔梅在任期间,坚持不结盟政策和武装中立国策。(AP)


   那次访问,对我认识西方社会很有帮助,比较突出的一点是访问的国家领导人比较亲民。陪同我们的丹麦外交部官员说,有时在街上停车等红灯,发现旁边另一辆车的驾车人竟然是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而与帕尔梅首相的交谈,则增加了我对西方政治领袖和瑞典国情的了解。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们那次拜访之后不到半年(1986年2月28日),帕尔梅就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大街上被人刺杀身亡,我当时曾在内地报纸上发表过一篇悼念文章。瑞典警方悬红缉拿凶手,但却徒劳无获,多年之后仍无足够证据来确认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这真是一大悲剧。


   此事我记在心中很多年,2018年夏天我和家人去北欧旅行时,在斯德哥尔摩特别预订了瑞典议会大厦有英语导赏的参观票,以便更深入了解瑞典国情和与帕尔梅遇害相关的情况。在瑞典议会大厦内,有很多议会领导人的雕像,据导赏员林妮娅(Linnea Tolf)介绍,众多雕像中,只有一位不是国会领导人,那就是已故首相帕尔梅,可见他在瑞典人心中的地位。林妮娅说,上世纪80年代瑞典的治安状况比现在好,有一天晚上,帕尔梅和夫人去看艺术表演,在演出结束后,他们打算从剧场走回自己家。由于路途不远,帕尔梅就让他的随身警卫早点回家休息,他自己和夫人以散步的速度走回家,类似的情况以往有过多次。但谁也没料到,这次出了意外。在快走到他家时,有人从背后开枪将他暗杀,帕尔梅被送到附近的医院时已经身亡;他夫人也受了轻伤,但很快康复。事后警方悬赏缉拿凶手,锁定多位嫌疑犯,但始终未能抓到并确认真正的凶手,令这起谋杀案成为悬案。2000年3月瑞典检察官宣布,证据显示其中一位嫌疑犯最有可能是凶手,但他已经自杀,所以追查凶手的工作宣告结束。换句话说,即是该案至今未能水落石出,因为仍不知道凶手谋杀帕尔梅的确切动机。


   在瑞典议会参观时,我多次询问相关情况。林妮娅介绍说,在帕尔梅被暗杀后,瑞典修改了相关的法律规定,为保护国家领导人的安全,首相必须住进首相官邸,不可以再像帕尔梅那样住在自己家中。而现在的首相官邸,就在议会大厦对面,她还指给我们看那座小楼(见下图)。


白色的小楼就是瑞典首相官邸Sager House(图片由作者提供)


   参观结束时,与导赏员聊天才知道,专门用英语给外国游客介绍瑞典议会大厦的林妮娅竟然会讲很标准的汉语普通话,我问林妮娅是否在中国学习过中文,她回答说曾在南京大学留学。由于瑞典人从小就学习英语,所以大家都可以讲英语,但掌握汉语则需要真工夫,林妮娅不一般。


欧洲政客打“反移民牌”,民粹主张在欧洲有市场


   瑞典和丹麦、荷兰等欧洲国家一样,实行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吸引了很多外国移民。有人将治安环境变差归咎于外来移民增多,这也是欧洲右翼政客近年人气飙升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和美国的特朗普一样,在竞选中把反移民主张当作“王牌”来打,吸引了不少选民支持。但是30多年前在帕尔梅遇刺时,瑞典并没有那么多外国移民,照样还是发生了这起惨剧,可见问题并非那么简单。然而,普通民众有时容易被政客的煽动所“忽悠”,我们参观议会时,配合林妮娅“照看”我们这组外国游客的议会警察就对我说,帕尔梅时代是个分水岭,他去世后各方面都变差了,瑞典的社会也变了,人也变了,似乎是对人口组成的变化感到不满。这位看上去至少50多岁的警察给我的感觉是接受了这种观点,将社会矛盾归咎于外来移民。事情虽小,但显示出反移民的民粹主张在欧洲有市场,所以政客会打出“身份牌”,以分化民众,争取选票。


林妮娅在做导赏,而旁边的议会警察对现实很不满。(图片由作者提供)


小国领导人亲民,美国政客常作秀


   尽管几十年来社会出现很多变化,但欧洲一些小国的领导人仍然保持着亲民的传统,这在外国可能是难以想象的。国家领导人不极力表现出自己有高于他人的地位或智慧,不将自己塑造成超越凡人的“神一般存在”,也不把和普通人一样生活视为“屈尊纡贵”,这有利于他们了解民间疾苦,决策时不会“坚离地”,同时也更容易受到尊重,客观上更有助营造和谐的社会氛围。


美国政客在竞选拉票时经常哄吻选民的小孩,以包装亲民形象;图为拜登探访小区。(AP)


   相比之下,美国政界领导人最擅长的是用公关手段包装自己,在公开场合的亲民形象往往都是公关团队造出来的,这与欧洲小国很不一样。美国政客在竞选拉票时经常要抱起选民的小孩,哄一哄,吻一下,尤其是向女性选民拉票时,这种作秀简直就是指定动作。所以,英语里有Baby Kisser(亲吻婴儿的人)这个词,多数字典的简单解释就是一个词:“政客”。这个称谓说明了政客在美国人眼中的地位,但还应当指出,逢场作戏并不是美国政客的“专利”。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辩论惨败,拜登被逼退选,民主党犹疑不定
评论
我来说两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