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时尚艺术
港股强化版MQ
赵健明 Janice Chiu

赵健明 Janice Chiu

昔日本行公式计算,描绘机器图纸;如今沉迷油彩丹青,向往筑梦远方。人生、旅途常误入“歧路”,却屡遇美景。地平线上,总有我的背影……

走访历经战火洗礼的城市,学习塞尔维亚人的及时行乐

2023-09-18 12:26
1A+A-

   近年FBI在官方网站所公布的众多解密文件中,其中一份提及已故发明家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的文件令全世界为之震惊。数据显示,这位交流电之父、最接近神的男人是来自金星的外星人。在这些被允许公开的内容中提到:“宇宙人曾经多次接触尼古拉·特斯拉。1856年时,特斯拉被带到了地球,交给了一对南斯拉夫的夫妇抚养。”


   至于南斯拉夫为何是天选之地,而特斯拉又为何是外星之人?我们普罗大众也许并没有破解这些谜团的能力,但是这无疑会引发人们对这一片东南欧边陲土地的好奇。虽然“南斯拉夫”已经解体为塞尔维亚等六个国家,而且在二十多年前才翻过战争的一页,然而她的山川河流,宗教历史,城市文化,民族特质……以至她的战争遗迹,都成为吸引世界各地有着某种情怀的旅行者的要素。


   降落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那一刻,一股两倍于出发地伦敦地表温度的滚滚热浪骤然扑面而来——遇上了当地人都觉得极不寻常的超高温天气。入境大厅内唯一的女职员一边埋头手机购物,一边漫不经意地在护照上翻页盖印,颇有“你来或者不来,国门都随时大开”的意思。


贝尔格莱德街头掠影。


贝尔格莱德要塞。


   夕阳斜照之下,这座城市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沿途建筑物陈旧而沧桑,但是却并没有着意去装潢粉饰。当年被轰炸的国防部大楼被刻意地保留了下来,耸立在市中心一群欧式建筑之中,它剥落的水泥,断裂的钢筋,坦然地向世人裸露着战争的伤口,使人无法忘却这个国家曾经的惨痛记忆。


夕照贝尔格莱德。


   入夜后,邻近共和国广场的斯卡塔尔利亚老街(Skadarlija Street)又是另一番景象。这条有着起起伏伏的鹅卵石路面的古街,几乎原封不动地呈现了十九世纪后半叶贝尔格莱德的昔日情怀,这里也曾经是艺术家聚居之地。小街两旁鲜花簇拥的波希米亚风情建筑,现在已几乎全数变身为传统的塞尔维亚餐厅,其中有些已经有百年历史。


鲜花簇拥的斯卡塔尔利亚老街。


   尽管每个城市都可能拥有一条这样的美食街,但是像这样怀旧而又气氛热烈的独特风景前所未见,让人爱上夜色中的贝尔格莱德。这个民族天生热爱音乐,现场乐队演奏与餐牌几乎是同等重要的标准配置,食客乘着音乐载歌载舞,大家开怀畅饮共度迷人的夜晚。有人说,塞尔维亚人白天赚到的钱,在当晚就花光了。的确,他们懂得及时行乐,杯幌交错歌声舞影之中,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正在疗伤,逐渐恢复元气,而近年又陷入经济低迷的民族。


给国产牛肉插上国旗。


   汗流浃背中,跟随google map的指引,独自去寻找来自金星的理工男神特斯拉的纪念馆。途中依次走过历经战火洗礼却保存完好的塞尔维亚国会大厦及旧皇宫,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东正教圣萨瓦(SvetiSava)大教堂,在众多很有特色的街头咖啡座之中,挑一家最喜欢的落座畅饮消暑,最后沿着米哈伊洛王子大道来到贝尔格莱德要塞,登上这座城市的冠冕-卡莱梅格丹城堡(Kalemegdan Citadel),将多瑙河和萨瓦河(Sava)交汇处尽收眼底。又一天的太阳落山了,登高远望,贝尔格莱德有如夕阳中的老贵族,他踉跄着走过了最幽暗的岁月,衣衫虽老旧,但仍然保有着整洁体面的尊严。


被轰炸的国防部大楼耸立在市中心。


旧皇宫。


世界上最大的东正教SvetiSava大教堂。


独具特色的街头咖啡屋。


   华灯初上,美丽的萨瓦河波光潋滟,河边设计大气高雅的餐厅酒吧,与怀旧的斯卡塔尔利亚街形成反差。酒吧中邂逅一对学建筑设计的意大利情侣,两位正在逐一参观考察前南斯拉夫的战争遗址及纪念性建筑。旅途中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见如故。是的,硝烟散尽之后,是时候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所经历的一切进行反思和纪念了。


多瑙河和萨瓦河在此交汇。


萨瓦河从贝尔格莱德市区流过。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张梅溪与黄永玉:这对恋人留给世人《绿色的回忆》
评论
我来说两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