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财金博客
港股强化版MQ
胡一帆

胡一帆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亚太区投资总监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

现任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亚太区投资总监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曾为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及研究部主管,中信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法国法盛银行亚洲经济研究部主管,美林证券中国策略副总裁。 先后在香港大学、世界银行、美国华盛顿的国际经济研究所从事资深经济研究及咨询工作﹐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观点被财经媒体广泛引用。拥有美国乔治敦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中国浙江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

全球尾部风险上升对亚洲意味着什么?

2024-05-21 12:29
0A+A-

  进入第二季以来,两大风险牵动着亚洲市场情绪:高利率将维持更长时间以及中东紧张局势日益升温。在基准情景下,我们预期这些因素不会动摇当前亚洲出口、工业以及实际增长的复苏态势。不过,考虑到这对本地区通胀、政策以及资产的影响,尾部风险情景不可忽视。

基准情景:等待美联储开启降息

  对亚洲而言,最大的风险是美联储高利率维持的时间太久。在基准情景下,我们仍预期美国通胀将重启逐步放缓趋势,并有望在第三季末降至3%。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只是延后降息,而非不降息——我们的最新预测是美联储将从9月开始降息两次,而此前预期为从6月开始降息三次。与此同时,我们上调美国利率和美元的上行空间,但仍然预测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到年底为3.85%,美元强势在降息开始后将放缓。

  美联储推迟降息意味着亚洲降息步调也将延后。目前我们预计,2024年稍晚本地区平均将有1至2次降息,而之前预测为2至3次。但这不会影响亚洲出口、工业以及经济增长持续复苏,强劲的美国经济以及中国增长改善仍将是支撑(我们最近将今年中国GDP增长预测上调至5%左右)。当前改善主要由AI晶片需求以及北亚其他科技出口带动,范围较为狭窄,但随着亚洲多个市场的制造业新订单增加,有望扩大到其他领域。

  更全面的复苏还需等待利率下降以及服务和消费发挥更大作用。在基准情景下,降息次数减少并不会影响本地区经济的复苏,但进入夏季后复苏可能缓慢。总体而言,我们预计亚洲(日本和中国除外)今年将增长5-5.5%,科技等周期性出口行业以及韩圜和新加坡元等货币将是主要受益者。与此同时,在美国利率升高的环境下,印尼等内需型国家中的银行往往是表现最好的板块之一。

  此外,我们认为中东局势至少在今年内将局限于地区冲突。不过,由于需求旺季遇上供应不足,在基准情景下我们认为油价到今年中将上看91美元/桶。鉴于油价上涨对亚洲整体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影响较大,再加上本地区除马来西亚外均为石油净进口国,强势美元将导致进口成本上升,进而使得短期内本地区通胀下滑势头暂歇,甚至稍有回升。

  目前亚洲平均通胀率位于新冠疫情前的周期低位(2-2.5%),倘若石油和美元温和上涨至我们的预测值,可能将导致亚洲CPI增加约50至100个基点。亚洲发达经济体以及泰国受到的影响较大,而印度和菲律宾则具备缓冲空间。不过,这应该不至于促使各央行加息。目前来看,本地区基本面依然稳固。

尾部风险:高利率维持过长时间以及中东石油供应受扰

  在美联储不降息的风险情景下,亚洲也可能按兵不动。但这也意味着美国经济增长将强于预期,进而带动亚洲出口、工业和经济增长走强,因此亚洲甚至可能不需要降息。美联储再度加息这种尾部风险情景的可能性更低,在此情景下,几家亚洲央行(例如印尼、印度和菲律宾)可能会跟进,以防止本国货币过度波动。

  目前油价对中东地区局势的反应较为温和(主要是由于可用闲置产能较高),但如果供应中断加剧,油价可能飙升至120美元/桶甚至更高。如果油价大涨迭加美元强于预期,则可能促使亚洲央行收紧政策。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2024年外汇市场的机遇
评论
我来说两句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