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时尚艺术
港股强化版MQ
费吉

费吉

中国文史哲学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国戴维德基金会(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亜殊慕莲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导赏员,足迹遍及外国及香港拍卖场、博物馆。国内宋代窑址考察团顾问,对宋瓷硏究独具心得。曾师从已故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现时为多个国内外私人收藏机构顾问。

宋官窑青瓷八棱瓶出完一支又一支,究竟还有多少支?

2024-07-10 10:34
2A+A-

   中国大陆经济低迷,房地产爆雷,股市如一潭死水,拍卖行业理应受到波及,但美女古董中介却不这样说,反而大吹特吹这一场拍卖出现“白手套”,那一场拍卖又出现“白手套”,言下之意似乎是告诉大家拍卖行业一片兴旺,殊不知全数拍品成交的所谓“白手套”十之八九造假,目的当然是希望以亮丽的成绩单吸引不同的卖家和买家!


   以我所知,大部分中国大陆的拍卖行苦不堪然,连皮费也赚不到,莫说赚大钱,因此搞假拍、拍假之风愈吹愈烈。


   西泠印社本来是一间商誉不错的拍卖行,尤其是它的中国书画板块,但它的古董板块却是弱项,疑似赝品不断出现,令到它的捧场客不禁摇头叹息!


   西泠印社2024年春季二十周年拍卖会“萃古熙今·文房古玩专场”出现两件值得一谈的拍品:其一是“明·铜胎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估价8,000,000-16,000,000人民币,胃口可谓不小:其二是“哥窑八棱瓶”,估价1,500,000-2,200,000人民币,却又低得可怜!


明·铜胎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
西泠印社


   “明·铜胎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没有来源,亦没有拍卖记录。西泠印社指潜在买家可参考纽约佳士得2015年3月2015年3月“中国精美陶瓷与艺术品”(Fine Chinese Ceramics And Works of Art)专场第3271号拍品“明十五/十六世纪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成交价251.7万美元(约1821万人民币)及瑞士珐琅收藏家皮耶·乌尔德里(Pierre Uldry)收藏的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见《中国珐琅器:皮埃尔·乌尔德里珍藏》(Chinese Cloisonné: The Pierre Uldry Collection,H . Brinker and A. Lutz,New York, 1989)第265号。以模拟手法为拍品的可信性佐证是拍卖行业常用的促销手法之一,但往往适得其反。没有比较便没有伤害,拍品与其他馆藏品和私人藏品放在一起比较,新旧立判!


明十五/十六世纪 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
纽约佳士得


   我曾经说过,铜胎掐丝珐琅器是高危板块,原因是高仿品层出不穷,工艺的仿真度高达九成以上,唯一仿不到的是皮壳。拍品“明·铜胎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盖罐”光亮如新,完全没有岁月的痕迹,不可能是明朝的东西!


明宣德御用监造掐丝珐琅云龙纹大罐
大英博物馆藏


   几个月前苏富比拍卖一支“官釉八方弦纹盘口瓶”,引发了收藏圈子激烈讨论它的断代问题。如此具备争议的“官釉八方弦纹盘口瓶”,西泠印社竟然将会又拍卖一支,却叫“哥窑八棱瓶”,令人费解!


哥窑八棱瓶
西泠印社


   参照官方的照片,拍品“哥窑八棱瓶”跟苏富比的“官釉八方弦纹盘口瓶”几乎一模一样,既不是哥窑器常见的月白或浅灰色,亦没有金丝铁线。官方说拍品是明代仿古,却没有提出任何论述。官方亦说拍品是英国“放山居”(Fonthill House)旧藏,但又加多一个“传”字,即是拿不出任何证据,例如展览图录、家居照片等等,证明拍品确是来自“放山居”,因此可视之为伪托!


   更加有趣的是,拍品附带一个日本式木箱,上书“花瓶”两字。难道“放山居”主人詹姆斯·莫里森(James Morrison)在十九世纪已经跟日本人做生意?


   “放山居”的藏品曾于1965年、1971年及2004年先后委托英国佳士得进行三次专场拍卖,拍品“哥窑八棱瓶”却不在其中。毫无疑问,拍品并非出自“放山居”,只是伪托!


   回到拍品本身。苏富比的“官釉八方弦纹盘口瓶”以20,410,000港元成交。按道理,西泠印社应该给出拍品“哥窑八棱瓶”最少10,000,000-12,000,000人民币的估价,现在的估价却只是1,500,000-2,200,000人民币,其中有什么我们不懂的逻辑?


   苏富比的“官釉八方弦纹盘口瓶”,苏富比摆出“仇炎之旧藏”这个牌头;西泠印社的拍品“哥窑八棱瓶”,西泠印社不也是摆出“放山居旧藏”这个牌头,为什么估价却这么低?


   无论是明仿还是清仿,1,500,000-2,200,000人民币的估价属于偏低。当然,如果是新仿,150,000人民币也不值!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究竟这“薄如纸、色如天”的五代柴窑是否真的存在?
评论
我来说两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