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理财/管理
港股强化版MQ
唐德玲

唐德玲

Lydia

古人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作为一位从事理财策划十多年的职业女性,我想补充一点:“女子爱财,投资有道”。女性对金钱的观念和触觉,肯定跟男性不同,这一点从我和我的客户中便可见一斑。

积金易平台与强积金对冲

2024-07-04 12:13
0A+A-

  连续两次谈到积金局在今年6月26日分阶段推出的“积金易”平台(eMPF)。我的姊妹Linda现在是一名打工仔,但有打算稍后出来搞小生意,自己做老板,所以,她能够从两个角度去看这个平台的好处。

  当了解过这个平台对雇主和雇员的好处后,她就问了我一条颇复杂的问题,那就是“强积金全自由行”。

  “你问得‘全自由行’,那么,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半自由行’吧?”我问Linda。

  “我大概知道的!现时的强积金供款是分两部分的,一份是雇主替我们供的,另一份是我们自己供的,两份都是收入的5%,上限是1500元。我们现在可以每年都将自己所供的款项(累算权益)转去自己挑选的受托人,但雇主的部分就不能,所以称之为‘半自由行’。而我知道,暂时不可以转走雇主那部分的原因,是和‘强积金对冲’有关的,对吗?”



强积金对冲将在明年5月起取消,强积金全自由行有望随后实施。(Shutterstock)


 “对呀,你似乎也颇掌握强积金的历史呢!”

  “不是呀!你再问我就不晓得答了!”

  “那好吧,我就和你说个故事,而这个故事要由2000年强积金实施前说起的!”

  “洗耳恭听!”

  “话说2000年前,当讨论实施强积金制度时,要求雇主也要为员工供款,当时是以月薪20000元为上限,雇主和雇员各供5%,现在此水平已调升至30000元。从雇主的角度,这个安排当然加重了他们的负担,因为除了强积金外,雇主当时还要支付的雇员福利还包括长期服务金和遣散费。于是,劳资双方在一人让一步的情况下,最后同意以强积金雇主供款部分,去抵扣长期服务金或遣散费。”我告诉Linda。

  “嗯,原来有这段历史!”

  “从雇员的角度,强积金户口的钱,理论上是打工仔的退休储备,但长期服务金或者遣散费是一种补偿性质的资助。如果雇主拿走了这笔钱,其实影响了雇员的退休安排。”我再向Linda解释。

  “对呀!强积金和长期服务金或遣散费是两种不同概念的资金安排,按理是不应该混为一谈。”

  “但同样地,如果取消对冲,对雇主,尤其是中小企的雇主,也实在有很大压力。你想象一下,如果一家拥有大约100名雇员的中小企,雇主因为想收缩业务而裁减一半人手,以每人平均工资2万元及年资10年为例,每人需赔偿10多万元。如果完全取消对冲,雇主便需自行支付600万元遣散费,对他们经营也是很沉重的负担。”我从雇主的角度分析,取消对冲对他们的影响。

  “嗯,我开始有种代入感了。”

  “你试想想,如果雇员可以随时随地转走自己强积金户口中的所有供款和累算权益(包括雇主供款部分),雇主去哪里找该笔钱来抵扣长期服务金和遣散费?所以,强积金对冲一日未取消,全自由行也绝不能实施。”

  “明白了,但这个烫手山芋好像解决了?”

  “是的,立法会终于在2022年6月通过了解决方案,2025年5月将会开始取消对冲(透过政府注资,再用一个超长的年期去过渡,将影响减至最低)!而解决了对冲的问题,强积金全自由行就有望实施了。当然,这还得靠积金易平台的配合呢!”

  “原来如此!”

  作者电邮:tong_lydia223@yahoo.com.au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积金易”——雇主一站式强积金平台
评论
我来说两句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