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时尚艺术
港股强化版MQ
赵健明 Janice Chiu

赵健明 Janice Chiu

昔日本行公式计算,描绘机器图纸;如今沉迷油彩丹青,向往筑梦远方。人生、旅途常误入“歧路”,却屡遇美景。地平在线,总有我的背影……

从魔方树屋到垂直城市——欣赏鹿特丹,不只一种方式

2021-10-14 14:55
0A+A-

   当你在鹿特丹市中心冷不防地与一堆巨型魔方状的黄色建筑物打个照面,当你以为它们仅仅是一组标新立异的艺术品,而实际上它们的首要角色竟然是民居,瞠目结舌之余,基本上就可以断定,鹿特丹是一个有想象力的城市。


   只有开放包容创新的城市,才会将这样被传统所侧目的住宅建筑引以为傲;而乐于居住在这样奇幻的魔方树屋里的,一定是乐观而有趣的人。对于追求多元生活方式的都市人,这不但是理想的居住空间,同时也是一组独一无二的大型装置艺术群,它更是这个城市的名片,一个妙趣横生的“打卡点”。


在“黄色魔方”中享受悠闲的交流空间。


透进“树屋森林”的光。


   这个荷兰第二大城市的过去,与许多欧洲城市一样,无数中世纪建筑毁于二战。痛定思痛,荷兰人在战后的瓦砾废墟之上,雄心勃勃地重建起一个不一样的鹿特丹。此处的居住方式既多元又非同寻常,不仅有异想天开地以城市中的森林为设计概念的“立体方块屋”,也有在新锐建筑设计方面独树一帜的“垂直城市”,足不出楼就可享受现代生活。鹿特丹因而在近年被誉为国际建筑大师的舞台。


   方块屋的设计者,荷兰建筑师Piet Blom将每栋房子抽象为树屋的形态,而所有“树屋”连成一片森林,整个设计形成一种城市中的村落的意象。现今看来依然大胆前卫的设计,却在1984年就已经落成了。51座与地面成45度角的正方体,高低错落,每间房屋顶部的天窗,以及不同朝向的玻璃窗全方位采光,安坐屋内即可拥有环视周围美景的绝佳视野。这位脑洞大开的设计师创造了一组趣味性极强的建筑,为这个原本略显沉闷的工业城市注入新活力,增添了生活气息和悠闲的交流空间。


以城市中的森林为设计概念的“立体方块屋”。


城市摩天大楼中的村落。


“魔方树屋”是对人类返祖时代居住方式的一个有趣实验。


   如果说“魔方树屋”是对人类返祖时代居住方式的一个有趣实验,那边厢毗邻“天鹅桥”(Erasmusbrug)的一组建筑De Rotterdam,则是对城市生活新形态的探索。


   霸气的名字“De Rotterdam”,以荷美航线上的一艘船命名,这艘船在过去几十年中,从建筑物所位处的Wilhelminakade码头出发,往返于美国与欧洲。这组拔地而起160米,目前荷兰最高的建筑物,是2000年第22届普利策奖获得者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设计系列中的代表作之一。


位处Wilhelminakade码头,毗邻“天鹅桥”的 De Rotterdam。


   这组鹿特丹新地标以六层基座群楼,承托起三座连体的38层塔楼,它们分别是荷兰最高的住宅、写字楼和酒店。三座塔楼拦腰彼此错开,视觉上产生有点令人惊悚的不平衡空间错位感,叫人望而生畏的同时也击节赞赏,大师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这位酷酷的荷兰建筑师在世界各地的作品,包括对文化景观的设计,其中有部分可能不被通俗所理解,因而被称为“世界上最具争议的建筑师”。他似乎是一个不断挑战传统美学的人,或者更像是一位概念艺术家,对建筑思想与城市生活的关联作出深刻的思考,从而不断完善他独特的审美观,并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作出有益探索和良多贡献。


三座塔楼拦腰彼此错开,视觉上产生不平衡的空间错位感。


高质的生活空间令人对居住其中浮想联翩。


   由于“De Rotterdam”在一组建筑中几乎涵盖了城市的主要功能,因而被设想为一座“垂直的城市”,高质的生活空间令人对居住其中浮想联翩。而要探索一座城市的多样性,正如设计者所说:“你不能只以一种方式来阅读它”。


足不出楼就可享受现代生活的“垂直城市”。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这已经是最后一篇
评论
我来说两句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