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健康人生
港股强化版MQ
飞天爷爷

飞天爷爷

现实不能文字代劳,知你虚伪帮你出轨的自命多媒体创作人。小说、插图、音乐隐藏现实与网络之间,等你搜挖。飞天爷爷个人网站:www.hand2hang.com

与老板拍拖都中伏!一次亲密做齐女生最讨厌的事?

2022-06-28 16:17
0A+A-

   她遇上人间极品,不是因为他是老板,而是他可以一次做爱过程中,做齐女生最讨厌的事。


   “Cut or Uncut?”跟老板拍拖其中一个好处,是可以随时假借公事到咖啡室下午茶。侍应放下三明治,他对她细心一问。


   “Uncut!”第一次茶聚,免得他误会是个麻烦人,没有说出真话。但从他嘴角上的微笑及点头,知道已在他心里加分。


   内急到洗手间,没料到他尾随闪进女厕,大胆伸手进她裙底摸屁股。


   “不要这样,在外边等我。”随随便便闪进洗手间做爱,不卫生也没情调,要知道女生做爱很讲究,他太草率了。


   “好的,今晚到酒店,我不能忍。”感觉被当作泄欲工具,有点不爽。


   还没到下班时间,他提早带她离开,会不会太明显?以为先吃饭,原来是先上床,第一站酒店——以为五星级酒店,原来是时钟酒店。


   他心急得过分,不肯洗澡立即拉她上床。一轮亲热后,花了不少唇舌,才哄得他鸳鸯戏水。淋浴期间,他按着她的头顶,示意“口舌之欲”。免为其难,方发现老板“Uncut”,原来下午茶“Cut or Uncut”另有稳喻。


   “你至爱,Uncut!”其实她只爱“Cut”,感觉清洁卫生。是心理作祟还是世事如此?怎么好像嗅到异样,时钟酒店浴室问题?还是眼前异物?


   战场回到床上,她期待的前戏没有出现,老板来了个删剪版,所有前戏都剪走直接杀入直路。她期待的温柔和浪漫都泡汤了,未出发先失望。


   平日表现尚算君子的他,原来喜欢一边做爱一边说垢话,一点点她可接受,过多耳朵变了堆填区,接收了很多垃圾。最糟糕的是,他不停问“舒服吗”、“我厉害不厉害”、“来了没”……


   “翻白眼?刚刚来了?”其实她真心翻白眼而不是因为高潮,但他再三追问,惟有假装用力抓床单,再用力点点头扮高潮。


   “来了没?有了?”又问?烦死人,跟他上床原来比上班更大压力。


   时间过得很慢,偷看一下床头钟,不会吧?十五分钟?他是不是机能失常?冲口一问:“你要射了吗?”


   “为何这样问?”他继续拼命推送,自觉表现落力。


   “没有,很爽很爽,不舍得完而已。”她为自己的大话而惭愧。


   他的动作突然加快,一轮失控的攻势下终于完事。


   和他做爱简直中伏,没一样合心意,心情跌到谷底之际,他终于做出一件令女生开心的事——完事后聊天,而不是呼呼入睡。可惜开心得太早,他竟然在床上跟她聊公事……明天开会的事。


   今晚是他俩第一次上床,也是最后一次。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上一篇由代驾变私人司机,车厢内无言的相处,擦出什么火花?
下一篇办公室被诱骗“野外露出”,原来是对手踩着上位?
评论
我来说两句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