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香港脉搏理财/管理
港股强化版MQ
潘少权

潘少权

 

现为香港免费报章《晴报》总编辑。前职是美国《读者文摘》亚洲区中文版总编辑,负责香港、台湾和东南亚业务;并兼管国内版权合作项目《普知》的编务工作。他是资深传媒人,在职香港经济日报集团时,担任《经济日报》副总编辑,兼任经济日报出版社副社长,并主编《ezone》和《置业家居》等杂志。他又是多本畅销书,如《九七日志之当年今日》、《驾车郊游指南》、《百年智慧•管理经典》、《一分钟管理》的作者。曾在中资、华资、欧资和美资公司工作,闲时喜欢读历史,钻研东西管理。

面对主管刁难和沮滞,最好就是向即将退休的前辈讨教?

2021-10-11 13:01
0A+A-

   工作的过程就是一个人带着自尊走进一家公司,然后放下自尊,再重拾自尊。他放下自尊的速度愈快,成功的机会愈大。他重拾自尊的过程愈短,代表他愈加成功。


   玩家批评我撰写的文章,我却找不出哪里有问题;我放下自己,走去请教一个即将退休的副总。办公室内,人走茶凉,更何况一个行将退休的人?若他转去另一家公司,大家还可能因为山水有相逢而对他表现客气。但副总已经过了退休年龄三年,在行内已经淡出,他的办公室虽不至门庭破落,却也冷冷清清。“你进了公司才三个星期,已经成了大人物了。”他笑着说。我不知如何应对,又不知他所言为何,故只有尴尬地笑。


   “每个人都说公司来了一个厉害的,但又没法说得出他厉害在哪里,我卒之知道你厉害在哪里了。”他扬起手,嘱我坐在他房间内一角的沙发。


   问我:“咖啡还是茶?”


   我说:“随便!”


   “没有随便的。”他收起笑容板起面孔说:“每个人都有个性的,喝什么?”


   “唔……咖啡吧!”定过神来说。


   他吩咐秘书替我冲杯咖啡,然后接过我的文章。副总是个老式的人,说话铿锵有力,但批阅文章时却非常仔细,并不时用红色墨水笔打圈圈。他说:“作为新人,你已经写得不错。但若以本公司内一个三十岁的员工的标准来说,你写得实在差劲。”


   心凉了一截,幸好他在打了红圈圈的地方作了一些解释和补充,令我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那一夜,我没有离开公司,把报告重做一次。我不怕别人打击我的自尊心,因为我懂得先放下它。

上一篇这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30岁转行遇上主管刁难!初来埗到首要是放下自尊?
评论
我来说两句0